朱珠【纯粹诗人】003期:崔世林-纯粹诗刊

作者:admin 2020-11-05 00:00:47 标签:

【纯粹诗人】003期:崔世林-纯粹诗刊


一切纯粹的事物,都散发着隐忍的光。
万物生
坐在风里的母亲,就有满腹心事
——春楝树上騳骉怎么读,满身的毛毛虫是春天的刑具了。孩子们跑成透明
天光打下来,薄幸的芯动网,饱满的
揣着明媚,抢到问题的孩子,牙齿磕进村庄的襁褓
询问来处都会辜负了柔软的时光,询问根源
就被搪塞进来黑面孔的灰塘。——发酵柴草做肥料的门前灰塘
询问还有最后一遍时,毛茸茸的狗尾草也正被辜负着
大青蛙化解成一群小蝌蚪,惊散而走
半壁
哦,夏夜前海航交所何君诚。苦娃子(一种水鸟)衔着黑暗掠过
她是叫着苦的。月下问情诗,如镜的水面,仰面数落着她,短的、凉的植物
一起数落着她。乘凉的孩子又偷走她心中的露水
他们是一群飞奔的孩童土人殿。三过家门,随时把身子楔进灯火
苦娃子是叫着苦的
她想起白天的灼伤。在白天,风都是燃烧的两个字,是此时星空的尾巴
渐缓的、渐缓的
哦,星空,你们一起飘向西南。没有江汉平原,来起身挽留
面藏愧疚之意
连身世之苦的老奶奶也是
霍的乱
繁花争着出发金民基。为什么,为什么,
烟雨g163,劫道。
雨水中湮开的黑色房屋,如青螺奔跑在长堤上
你要避开,莫沾着了有腥气的鬼
你一说惶恐,就惊散了混过唐朝的鬼。三月三,朱珠六月六
纷纷扬扬中
细碎的槐花挺着大肚子过了小桥。槐者飞刀问情,
怀也
春天误食了子母河
春堤暗
木槿花钻出了篱芭下一站巨星,替代了我们的眼睛
崔世明说“忽视黑暗的人是可耻的。”(他是风华正茂的民兵连长)
——而着一件黄袍去做恶的马蜂是孤独的。要小心
从北京来的女知识青年
后来流传有“扎根农村”的口号
后来稻草人穿上细雨这件白大褂。春水三日毒
空弹壳,白瓷碗,适合存放砒霜,又有明如水的解药
我们像一只只凫鸟又回去捡时
木槿花要败了
她大叫:“河流回复本性了,堤上的房屋是它蜕的碎皮。”
所见
按布谷鸟的意愿
雨水跌进春天。一只青蛙盖着浮萍,改换了姓名
那天,枸叶树挂满南风。胡思,说混账话
按母亲的意愿
要找我秋后算账:她在后屋晒晾唾沫狂蟒惊魂,阴干成苔藓
但春天已赦免庄子。书中被记载:蝴蝶病死吉食送,名得圆满
——其实是收不到验证码。梦幻之门里
杀生,杀死,煮鱼为餐。荷塘里氲氤之气一直浇灌着尖尖角
霜在飞
月光擦拭黑暗,雨水擦拭树林
灯光中信健康,灯光擦拭窗口。风跑到河流上游,卸下眼珠
我们至今看不清远方
门开了,何超雄母亲像一片树叶那样回家
小坐,安静。今年的发髻不该储存去年的雨水
——雨水的名字叫记忆。在外墙角,遗弃的瓦片坐着
黑着脸。
每一泓瓦片都有晴空的飘浮
你载来什么就是什么。星空早已看透了这一切,星光拔掉了树木,星光拔掉了房屋
还有更早些时候
香桦树俯瞰这座镇子,放下瞌睡虫
潺潺的,缓缓的黄麻暴动。
星光还是拔掉了行人

崔世林,笔名家园北望。70后,街头吉他弹唱者。
籍贯湖北洪湖,现居广州。著有个人诗集《江湖写意》。
《纯粹》诗人 名录云影 卡卡 崔世林
《纯粹》诗刊
—————————————————
一切纯粹的事物,都散发着隐忍的光芒
【主编】
慕容 1756919837
【编委会】
王瑛 田人 梁书正 辰水 长河饮马
云影 林映辉卡卡 楠木 慕容

纯粹诗心,何其不易